红橡木是美国硬木出口的主要树种木材,2020 年中国占到美国红橡木出口量的63%;比2019年的所占份额增长了3%。2020 年第4 季度中国经济增长了6.5%,摩根大通(JPMorgan Chase)认为,这甚至比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的增长轨迹还要快,它可能也表明2021 年中国对红橡木具有类似的更为旺盛的需求。

文/家具笔记,许老师说美国硬木

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动向是,2020 年,红橡木向中国的出货量10 倍于向越南的出货量,不过向越南出货的增加量(+6,600m3)与向中国出货的增加(8,900m3)相差不是很大。这表明,越南承接了大量中国家具出口企业的转移,中国家具业的产业空心化是令人担心的。

红橡木的全球出口趋势

2018年年中,红橡木向中国的出货量在经过了两年半的稳定上升以大幅缩水。然而,2020年它们却确实地增长了2%,展望2021年及以后仍然前景光明。据称第4季度中国经济增长了6.5%,摩根大通(JPMorganChase)认为,这甚至比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的增长轨迹还要快,它可能也表明2021年中国对红橡木具有类似的更为旺盛的需求。

2020年红橡木向越南的出货量攀升了16%,占到全部美国红橡木出口的6%,不过下半年向该国的月度出货量趋向下降。然而即便有这些下降,7-11月的出货量仍比前几年同期要高得多。12月的低点与正常的季节性下降是一致的。由于对越南的出口比对大多数其他国家的出口受影响较小,我们可以预计2021年越南对红橡木的需求也同样强劲。

虽然日本只占美国红橡木全部出口的份额不到1%,它仍然位居红橡木的全球第5大市场。尽管新冠疫情的国际大流行,(2020年)3月红橡木向日本的出货量还创下15个月来的新高,4月的需求只是显得略低。然而,5月向该国的出货量下降,整个秋季都趋于下降,最终2020年全年下降了3%。在过去几年中,红橡木向日本的出货量已转向略微下降,但自2010年代初期以来一直保持强劲。与越南一样,日本是2020年受新冠疫情大流行影响最小的国家之一,正缘于此,预计2021年该国对红橡木的需求也是如此。

欧洲

2 0 2 0年红橡木向欧洲的出货量达到26,000m3,较之2019年增长了7%。红橡木一般是向欧洲出口第5至或第6最多的树种木材——尾随白橡木、鹅掌楸木、白蜡木、胡桃木和赤桦木之后,但是在2020年成为出口第3多的树种木材,处于自2000年以来的最高位。

2010年代中期,随着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(AHEC)和其他机构所做的促销努力,红橡木向欧洲的出口开始增长。2016年红橡木向英国的出货量激增,直至2020年初达到19年来的新高前都保持着相当程度的稳定。2020年春季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,红橡木向英国的出口下跌,但是下半年出货量又稳定地上升,它可能产生一个缓慢的但有希望的复苏,因为到2021年供应量变得越来越大。在2010年代初期,红橡木向西班牙的出口量很少,但在2015年出现激增,并持续增长到2020年4月底。接着是夏季的放缓,从8月到12月,2020年向西班牙的出货量恢复到新冠疫情流行前的水平,进入2021年将保持强劲。同样,红橡木向意大利的出货量也已恢复到新冠疫情流行前的采购水平。

拉丁美洲

2020年红橡木是向拉丁美洲出口第2最多的树种木材,仅紧随山核桃木之后。然而,近几年来红橡木向该地区的总出货量稳步下降。2020年向该地区的总出货量较2019年下降了4%,较之2013年则下降了41%。

1980年代,红橡木向墨西哥的出口开始上升,到2000年达到峰值。自那以来,红橡木向该国的出货量一直起起伏伏,没有稳定性。在2010年代初期,红橡木向墨西哥的出口趋于上升,2013年达到峰值60,000 m3(25百万板英尺(MMBF))。2014-2017年间,向该国的出货量缓慢但稳步下降,尔后在2018年下降了28%,自那以来总计出货量徘徊不前。然而,至2020年下半年底,向该国的出货量大多数月份是稳定的,而该国在美国的生意却越来越红火,我们预计 2021年墨西哥的红橡木需求会略强。

尽管洪都拉斯对红橡木的采购量只占到红橡木全球市场份额的0.2%,但在2020年却增长了166%,大部分缘于12月、2月和9月向该国的出货量的激增,自2016年开始采购红橡木以来,这3个月是该国采购它最多的月份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红橡木向洪都拉斯的出货量稳步增长,所以我们预计进入2021年该国对红橡木的需求保持稳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