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10月14日,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(AHEC)举办线上媒体会,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行政总监麦克·斯诺先生(Michael Snow)在线接受采访。

Q:在“碳达峰”“碳中和”趋势下,木材作为一种固碳的材料,是一种很好的选择。AHEC在推动木材和木结构建筑方面有哪些计划或举措?

A:确实,当前双碳目标是我们关注的重点,也符合我们一直倡导的环保理念,我们也将更大力宣传美国阔叶木的碳汇优势。如今碳汇在世界各地都是热门话题,森林是很好的碳汇载体和低碳环境。但有时候人们会忽视森林之外的碳汇,当木材被加工成终端产品,无论是木门、板材、地板还是木制家具,仍然是碳汇的。AHEC也一直致力于传达这样的信息——相较于其他原材料,木材有着独特的优势,它不仅作为一颗自然中的树木能够碳汇,而且在生产和运输过程以及整个生命周期中都有碳汇的功能,其碳足迹、碳排放和对环境的影响是非常小的。

同样地,木结构建筑有许多的优势,如果能够更多地推广木结构建筑,那么它们能够存储的碳会越来越多,而且这种碳汇是长期的。

Q: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设计师都开始以木材为原料的设计,美国阔叶木有没有一些比较好的案例分享?

A:我们和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、建筑师等一起做了不少项目。我们会邀请他们设计一些持久耐用的产品,如果寿命较短,就无法真正达到长期碳汇的效果,因此我们希望木材设计的产品能够在使用周期上更持久。

在越南,AHEC每年都会举办一场用阔叶木来做设计的年度大赛,包括在墨西哥、印度等都有类似的比赛,吸引了来自越南、中国、日本、澳大利亚、泰国等地的设计师前来参赛。当然了,在疫情防控的大背景下,也有一些远程协作下设计的作品。

例如彭博新闻社在伦敦的总部,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设计。设计师在设计该建筑的时候,运用了大量美国红橡木作为地板、墙面、门板的装饰。众所周知,中国人喜欢使用红橡木,但在欧洲,尤其在英国,这是难得一见的。

Q:我们看到AHEC在欧洲会做一些大型的项目,如微笑项目Smile和Multiply项目等,去推广CLT运用,AHEC会在中国市场做类似有趣的项目吗?

A:在过去数年里,我们一直都有这样的想法,但由于疫情原因未能实现。我们计划未来能在中国做一些类似的示范项目,尤其是希望运用到CLT。等疫情过去和政策放松后,我们将把这些示范工程和项目进行实践。

《亚洲木工业》

Q:基于当前中国的环保政策,您认为木材及木结构建筑在中国未来的发展趋势如何?木材及木结构建筑是否依旧能够保持优势?

A:首先,木材的优势是毫无疑问的。如今我们已经有了交错层积材技术,无论是硬木还是软木都能适用。而且这对环境也是有利的,例如木构建筑不仅能碳汇,而且在这方面比混凝土要好很多,这是木材的第一大优势。

第二大优势,木结构建筑的建造速度是非常快的,且对施工地周围的影响是非常小的。假设我们要建一个钢筋混凝土建筑,首先要打地基,需要用大量挖土机、卡车等挖出大量土,对环境影响非常大。换成木结构建筑就不一样了,只需在地面上小范围的地基就能继续往上搭建了。

第三大优势,木结构建筑的材料都是可以预制的,可以先在工厂里按照一定尺寸预制好,直接运输到建筑现场,在工地能够用很短的时间将其搭建起来。在此过程中,产生的碳排放也会很少。

总而言之,相较于钢筋混凝土的建筑来说另一优势就是碳汇。众所周知,木结构的建筑只要搭起来了,在它整个的生命周期当中存储大量碳汇。

Q:今年上半年美国阔叶木的出口情况如何?其中对中国市场的出口表现如何?请分享一下具体的相关数据信息?

A:首先,我们纵观过去几年的情况:2008年和2009年,美国、欧洲都有国际金融危机,之后到中国的出口就快速地提升,增速是非常快的;到2017年,我们到中国的出口量是大于世界其他所有市场的出口量总和。

在2018年贸易摩擦之前我们的出口数据达到峰值,到了 2019年,这一数据陡降,2000年继续往下降,且降幅不小。2019年的降幅基本是由于关税引起的,2020年不仅有关税还受到了疫情的影响。到2022年,出口量有小幅的提升,7%的增幅是在2022年。尤其是在2021年底和2022年,木材价格居高不下,供应链也供不应求,其背后的原因比如说:劳动力不足,使得劳工成本上升,导致价格增高。尽管到2022年出口量只增加7%,但总额却增加了20%,主要是由于价格提高了,这是我们看到的。

另外,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确实是放缓了,这几年房地产市场比较疲弱,对全球经济而言并不是个好消息,对于我们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当然也不是个好消息。出口到中国的阔叶木很多是用于房地产市场,如果建筑行业、房地产开发相对疲弱,对我们的出口量确实会有非常直接的影响。

Q:刚才提到,由于俄乌战争、欧洲能源危机、疫情等影响,包括中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开始增速放缓了,相关数据显示美国阔叶木在中国的市场出口量有明显下降。这对于AHEC在中国的发展策略是否会产生影响?是否接下来AHEC会将重心转移到东南亚、印度、墨西哥等其他市场?

A:两者都有。首先我们在中国的发展策略跟过去相比确实会有很多的难度,因为疫情带来很多的限制,例如线下年会、面对面的交流机会都减少了,还有各种跨国出行和旅行的限制,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影响。

另外,我们也是希望能够把出口市场多元化,我们在墨西哥增幅是比较大的。过去我们将中国作为一个家具转口市场,之后会转到墨西哥。另外,在印度确实也有一些增幅。但是这些市场加起来总量仍是比较小的,特别是跟中国相比来说。目前为止中国仍然是我们最大的出口市场。

因此,就我们看到的数据而言,中国仍然是最大的出口市场,第二是加拿大,然后是欧盟和越南,再往后才是墨西哥。但是,墨西哥和越南增长最快速的两个市场,尽管目前的出口量还不是很大。所以我们希望在疫情之后能够来中国,跟中国的老朋友见见面,把中国的市场再带起来。

Q:请谈一下AHEC未来几年在中国市场的策略,是继续保持原有的宣传力度还是会进一步加大推广力度?

A:当然了,我们肯定会继续在中国做宣传,更会加大宣传的力度。目前我们主要通过线上方式进行宣传,还有参加行业展会等方式。比如进行一些线上研讨会来讨论木材的环保、木材的工艺、分等和设计魅力等话题。目前疫情限制还是比较多的,希望未来,等疫情过后,我们能够直接与更多的专业人士见面和宣传。

《批木网》

Q:由于欧洲能源危机的影响,欧洲一些国家的民众正在囤积木材,以备冬季取暖之用,这就导致硬木非常紧缺,价格也持续上涨。如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下去,全球的硬木供应可能会很紧张,这会不会影响北美硬木的供应链?在这种情况下,AHEC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维护供应链的稳定性?

A:事实上,我们可以说影响是非常小的。因为欧洲购买的其实多数是一些生物制的板材,也就是用废木材,即在板材生产完成以后的生物制废板材,因此并不会取代板材的原材料。他们现在用来取暖的这些板材其实跟我们用来做家具、木结构建筑的这种板材是不一样的。

Q:所以在供应链上面,AHEC会怎么做来保持供应链的稳定?

A:供应链方面来说,我们权限和能力都有限,因为供应链的平衡是来自于上千万或者更多的个体交易来决定的。有的时候还会遇到一些货运、物流以及海运等方面的问题。例如在美国,卡车司机数量还不够,就有可能导致物流方面出现一些运输的困难。更多的困难并非我们决定或能轻易解决的,因为目前来看大部分问题是由于像运输、物流、卡车司机数量的缺乏所带来的。

Q:减少碳排放已经从全球共识变成全球行动,AHEC在促进减少碳排放方面有哪些具体的政策、行动和贡献?

A:我们最主要做的就是信息沟通,尤其是科学信息,因为木材到底对于环境产生什么样的影响,人们仍然有不少误解。尤其是前面提到的,不仅是在作为一棵树的时候能碳汇,当变成产品以后它也仍然可以碳汇。因此我们在这方面最主要的是把这些宣传和教育做到位,把科普做到位。有时候大家会有一些误解,会觉得由于全球气候变暖,砍伐树木的行为应该被制止。但他们忽视了自然死亡是不可避免的,在林地里面也会有自然死亡,那么还不如将树木进行科学地砍伐、种植来保证林地里面其它的小树能够获得充分的阳光和生长环境。如果能够科学地进行这些操作,事实上是能够增加森林储量的,让更多的林地有树木,进而促进更多碳汇。

Q:AHEC有哪些举措可以保证美国阔叶木的供应和可持续发展?

A:其实美国阔叶木的供应一直都是如此,我们的立木量、林地量,在过去的五十年翻了两番以上,也就是说砍了一棵树以后,就会有两棵新的树长起来,是两倍的增长量。我们在二十年前其实发现很多的林地自然死亡率过高,如今跟二十年前相比,由于这种科学的砍伐反而让林地的立木量在过去的这些年翻两番,这是很多人不敢相信的。

说到可持续性,个人认为不仅仅是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,整个美国在立法方面是非常严格的,有很严格的立法来确保这些木材和林地是可持续发展的。尽管美国大部分的林地归私人所有,但并不代表可以为所欲为。美国是第一个有濒危木种立法的国家,所以不仅是动物,植物木种,包括濒危木种也是受到保护的。另外,在砍伐的时候,离附近的水源有多少距离,也都是有严格的标准和要求的,这样是为了保证林地的砍伐不会污染水源。

在美国有国家立法,也有州立法,我们有较完善的森林行动计划来识别风险。如果某个州没有制定风险识别的森林行动计划,那么他们就不符合法规要求。根据这个风险的识别计划,如果发现这个州有哪些地方存在风险的隐患,就要提供纠正方案,以改正措施来减少风险。所以,我们会看到在国家政府层面、州政府层面都有许多严格的立法法规来确保可持续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