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年在广州站外站了24个小时,帮忙传送过晕倒的人。80%拖着的行李箱都没拖出来。人就像在大海里游泳,别说躺了,坐在行李箱上都可能是致命的,在人海中游了20个小时以后,一旦不能保持站立的姿态,就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,有种让人窒息的恐惧。终于开始放行了,我是幸运的,因为我的目的地是一个交通枢纽城市,可以绕行其他线路,避开故障线路。站内志愿者用大声公喊着:“往重庆北、怀化的乘客可以上车了。”我仿佛看到了志愿者身上的光芒。上车后发现这趟绕行广西的临客并不拥挤,我躺在没有被褥的卧铺上昏睡了十多小时,最后被冷醒了,车上没看到列车员,值班室里还是一名广州的志愿者,我向她拿了一片感冒药,吃下又继续睡下,直到被列车员叫醒:“怀化到了,准备下车”。终于到家了。